上线4555天,已帮助
fun88
����� > �������� > 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 > 《留学》社长评 | 被遣返女博后是失败的英雄 期待她容光焕发

《留学》社长评 | 被遣返女博后是失败的英雄 期待她容光焕发

��Դ��留学杂志 ���ڣ�2015-04-28   ������2014
������� QQ�ռ� ����΢�� ����
“邻家的孩子终于出事了!”整整一个昨天,留美双料女博士后小兰(化名)精神分裂被遣返的消息,伴随着尼泊尔80年一遇8.1级强震的一拨又一拨人员大面积伤亡的报道,一直萦绕在众多家长的脑海里。

 

“邻家的孩子终于出事了!”整整一个昨天,留美双料女博士后小兰(化名)精神分裂被遣返的消息,伴随着尼泊尔80年一遇8.1级强震的一拨又一拨人员大面积伤亡的报道,一直萦绕在众多家长的脑海里。

 

“今夜,我们都是精分双料女博士”,这样一边为小兰和尼泊尔唏嘘着,一边溜到自家小儿女的小床边,掖一掖被角,亲一亲脸颊——到底还是平安和平凡最美好;看看《留学》微信里那位超级成功的邻家孩子吧,曾经一直压迫着我们不能翻身做自己的主人,她终于出事了。这样想着,就又幸福了。

 

但是你又错了。精分的是小兰,犬儒的是你。“其上申韩者,其下必佛老。”这句老话指的就是当下,说的就是你;面对冷酷到底的家国天下,你没有能力搞定任何一件小事。小兰虽然给了你又一次消极遁世和玩世不恭的理由,但那个出事了的戴着蓝色发卡77年出生的邻家孩子,依然无情地映照着你和自家孩子的懦弱、愚顿和无知。

 

这个世界是由成功者定义的,成功是有标准和规律可循的。将学历一路设置到“博士后”,这就是可供人遵循的标准和规律,越往上越美好,这是大趋势。不平凡才更美好,不平凡才更平安。低学历跟低收入如影随形,发达的美国和正在发达的中国,莫不如此。主动遁世才是真佛老,你碌碌半生仍窝居斗室妻贫子困,那不叫遁世,更不叫平安,那叫loser。

 

至于在精分的小兰头上加上“留学双料女博士后”定语,只要她的博士后同学都还没有精分,这样定义小兰就是赤裸裸的歧视和误导,跟“河南小偷在北京作案”一样无聊和扯淡。各类细分人群中患精分的比例,“留美双料女博士后”肯定不是最高的。

 

你作为家长,不能把底线降得跟天然热爱坏消息的媒体持平,你对孩子的前途和未来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,你真的不可以因为看到了、听到了小兰的惨状,就不再关心自家孩子的考试成绩、不再担心小儿女五音不全、不再逼着他们学钢琴书法舞蹈奥数。

 

我更愿意把小兰看作失败的英雄。对于我们平民子弟来说,向高学历进军永远是最不错误的奋斗方向。进军的道路上必然前仆后继,小兰给了我们难得的提醒和警示。根据仅有的这一篇《留学》特稿,小兰似乎在提醒我们,智商突飞猛进的同时,情商不能偏废,一个“留美博士”就够用了,需要留下点时间练一练跟人交往的能力。如果还有时间,打一个电话给正在故国老去的爸妈,告诉他们你还活着。

 

某种意义上讲,小兰是为了我们大家才精分的,她稀疏的头发,是先行者的勋章。她提醒我们在向着更高阶人生迈进的过程中,要注意修正技术,随时调整姿势。我们都要感谢她才对,向她表达敬意,而不是施以同情和怜悯。

 

她本就是邻家的孩子,天生就是我们的话题。事情才刚刚开始,38岁的小兰还有大把的时间整理稍显凌乱的自己,两个博士后头衔是她重新出发的基石。让我们满怀善意,期待她容光焕发,把平凡的日子擦亮,发出蓝色发卡那样的光泽。

 

事件回顾


近日,一名30多岁的中国籍女子被两名高壮的美国警察押解遣返回国,其高学历背景和精神状况颇为引人关注。

 

据描述,该名女子回国时穿着一身包裹到脚踝的黑色羽绒服,稀稀拉拉的头发中还夹杂着白发,脸色蜡黄,皱纹满布,尽显老态。她没有行李,身上只携带一盒治疗精神分裂的药。

 

该女子告诉工作人员,自己拥有极高学历,是双料博士后。她自小成绩优异,是当地最有名的学霸,从初中起便一路被保送,在国内的一所名校读到博士后,随后又前往美国一所著名大学攻读第二个博士后学位。

 

该女子称,在美国就读期间,由于成绩突出,她被导师推荐到了企业工作。

 

由于不擅与人打交道,她工作并不顺利。她告诉工作人员,在做第一份工作时,因看不惯公司里有作假的行为,快人快语的她得罪了人,所以被辞退。而在第二个公司时,她依然不善交际。同事聚会时,主管有意考察几个外籍新人的社交能力,在餐会中给了他们每人一大份肉,让他们吃完。其他几个新人要么与主管沟通,要么请到人一起分享,唯独她干脆地把盘子一推,说“我吃不下!”于是,她再次丢了工作。

 

因为没有工作,她失去经济来源,生活极为潦倒。彼时她未能申请到美国的居留类签证,困境之下,她不得不开始流浪,图书馆、走廊、公园甚至厕所和桥洞都成为其栖身的场所。在无家可归之时被当地警察发现,在经历数月的监狱生活后,被美国当局遣返中国。

 

根据该名女子提供的家庭住址,有关部门几经打听,找到其家乡的邻居,其邻居透露:女子的父母在两年前和其失去了联系,以为她已不存于世。经由邻居联系,父母获知女儿的情况,遂在当天乘坐飞机赶往北京。当晚九点一家人终于团聚。

 

来源:留学杂志    作者:孙献涛

 

ת�������۵����ʹ�ã���Ȩ��ԭ�������У������ַ���Ȩ������ϵ���ǣ����䣺[email protected]�������ǽ���24Сʱ��ɾ����

��ǩ�� 女性  学习  留学       ���ߣ�孙献涛

�������
���Ⱥ��
没有查询到相关群组